<thead id="xv93n"><meter id="xv93n"></meter></thead>

    <dl id="xv93n"></dl>

        停擺、上書、欠薪、參賽費,NBL聯賽一步步走向寒冬

        邵化謙11-12 16:46 體壇+原創

        體壇周報全媒體記者邵化謙報道

        11月10日,原本應該上演2022賽季NBL聯賽的揭幕戰,但截至記者發稿時,12支NBL的參賽隊,還沒有一支球隊到達本次賽會制比賽的舉辦地——江蘇南通。

        這是自2004 年國家體育總局籃管中心將此前的全國籃球甲B聯賽變為NBL聯賽以來,18年未有過之怪現象,有媒體刊文稱,本賽季NBL停擺,主要原因是12家俱樂部拒絕交納40萬元的參賽費。

        640.png

        其實不然,40萬對各NBL俱樂部而言,不算少,但也稱不上多,事實是因為疫情,NBL過去三年一直身處隱秘的角落,悄悄的比賽,默默的收尾,而現在,這個聯賽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邊緣。

        無故被推遲的聯賽

        先把事情回溯到2019年,那年,中國籃協將此前一直“管辦分離”的NBL聯賽的運營權,收回到了自己手中,并且主辦了2020年和2021年的NBL聯賽。2022年3月,籃協將NBL的運營權,交到了深籃體育(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稱深籃公司)手中。

        當然,深籃公司一直稱,他們是NBL的品牌管理公司,而非賽事運營公司。

        深籃公司,是中國籃協的全資公司,從某種程度上來講,是中國籃協的一個部門,進行賽事品牌管理的職責,現在中國籃協向下管理的所有全國性賽事及國家隊,都由深籃運作,共有16支各級別國家隊,22個聯賽。

        換句話說,除了CBA聯賽,都歸深籃,這其中也包括NBL。

        640 (1).png

        深籃公司甫一接手NBL聯賽,就在今年6月做了一個讓所有NBL俱樂部都驚掉下巴的決定:新賽季NBL將于11月開賽。眾所周知,為了避開CBA的熱度,NBL從來都是夏天開賽,秋天完賽,因為如果與CBA同時開賽,NBL根本搶不到市場關注度。

        所以第一時間,NBL的12家俱樂部就向中國籃協提出了不同意見,并給出了理由。

        疫情之下,NBL各俱樂部及母公司的發展均受影響,部分俱樂部遭遇無法正常支付員工薪資的困境,開賽時間推遲,打亂了俱樂部年度計劃甚至遠程規劃,會進一步加重各俱樂部薪資負擔。

        第二也是最關鍵一點,如果11 月開賽,囿于CBA影響力,NBL關注度和收視率將進一步下降,從市場角度看,NBL球隊覆蓋更廣大地域、更多人口,多年養成的夏天觀賽習慣也會隨之改變,不利于商務開發,NBL根本無法和CBA進行市場競爭。

        此外,根據往年NBL夏季開賽的經驗,絕大多數 NBL俱樂部和隊員的合同均將在9、10月到期,聯賽貿然推遲,俱樂部倉促和運動員續簽合同,也會影響運動員比賽。

        1.jpg

        CBA和NBL原本還計劃設置短期交流計劃,即每支CBA俱樂部交流兩名運動員到NBL俱樂部,如NBL和CBA同時舉行,CBA俱樂部不會允許短期交流,人才交流計劃形同虛設。

        裁判也是個問題,NBL和CBA均為五人制比賽,裁判名單存在一定重合,同期比賽,裁判員調配可能做不到臨場執裁人員充足,也可能無法保障比賽順利進行。

        正常來講,NBL聯賽時間調整,無論從工作流程還是競賽和商務開發角度,都應該至少提前一年規劃,并正式通知俱樂部,讓俱樂部有準備,做好預算,也讓教練員、運動員有數,展開針對性的訓練、備戰計劃。

        2.jpg

        最后,NBL各俱樂部建議,今年的NBL先正常在夏季進行。2023年春季,NBL球隊再與CBA無緣季后賽球隊進行比賽交流,產生更多交叉。

        這份說明文件于6月22日上交中國籃協之后,宛若石沉大海,截至記者發稿時止,經與12家NBL俱樂部逐一確認,中國籃協及深籃公司關于此事未對任何俱樂部有任何官方及私下回復。

        突然出現的40萬參賽費

        2022年8月底,深籃公司下發了關于選舉2022賽季NBL聯賽執行委員會委員的通知,但在執委的人數分配上,又引發了NBL俱樂部的不滿。

        因為在最終選出的11名執委中,有5人來自中國籃協,3人出自深籃公司,3人是俱樂部代表。

        “我們沒有奢望能像CBA一樣,20家俱樂部都是股東,遇事投票表決,但11人的執委會里只有3人來自俱樂部,比例太低了?!焙颖毕杌@籃球俱樂部投資人王興江告訴記者,“只要有投票的環節,不管俱樂部有沒有不同意見,都沒法獲得通過。由12家俱樂部共同參與的聯賽,參與者沒法在重大決定中了解和掌握自己的命運?!?/p>

        3.jpg

        12家俱樂部的擔心很快成為現實。2022年10月14日,深籃公司下達了新賽季開賽報名的通知,“參賽費”一詞,也正式浮出水面。

        需要指出的是,過去兩個賽季由于疫情,NBL一直是以賽會制的形式辦賽,聯賽收入覆蓋不了成本,為此中國籃協進行了部分補貼,同時有俱樂部愿意在球隊所在地承辦比賽,承擔了部分辦賽費用,所以過去兩個賽季的NBL,也都成功完賽,但今年,中國籃協的補貼沒了。

        周三(11月9日),記者曾給深籃公司總經理嚴曉明發了短信,希望就NBL聯賽可能停擺一事進行采訪,嚴曉明與記者約定10日上午進行電話采訪,但10日上午直至深夜本報截稿,嚴曉明一直沒有接聽或回復記者電話。

        “籃協去年還撥款很多,但今年因為疫情原因,國家隊基本上全年飄在外面,從3月份一直飄到10月份,就是巨大的費用,巨大的變化,這樣的背景下,已經無法像過去那樣對這個賽事進行補貼了?!眹罆悦鞔饲霸诮邮苄氯A社、人民日報和體育大生意記者的聯合采訪時說,“協會把這些賽事交到深籃,也很明確,第一個就是比賽必須辦,第二個,允許我有輕重緩急,我這邊就衡量了,女籃聯賽,這是直接為國家隊輸送球員的,排在首位,目前聯賽形勢也不很好,我為WCBA聯賽投入最后預算虧將近800萬,但我必須要做好,這些關系到中國籃球后備力量?!?/p>

        “NBL不是,如果他是,我可能贊助也好找一些,但他這個情況,我整體預算做的比較低,總共做了500多萬預算,因為協會不讓虧損,我算下來最多投200萬,剩下的俱樂部一塊共擔?!眹罆悦髡f,“NBL畢竟是職業賽事,女籃不是職業聯賽,U系列不是職業聯賽,就是一個公益性質的比賽,NBL是職業賽事,大家共擔,來把比賽做下來?!?/p>

        記者看到了這份深籃公司做出的2022賽季預算表,本賽季NBL聯賽,預計支出共686萬8200元,3家贊助商的贊助費用110萬,其間差額576萬8200元。

        6.jpg

        10月12日,深籃公司組織召開2022年NBL聯賽執委會會議,深籃公司提議,這576萬的成本,深籃體育分擔20%,俱樂部需共擔其余的80%,這80%的虧損,12家俱樂部大概平均下來,除去承辦本賽季賽會制比賽外的參賽俱樂部,其他每支參賽俱樂部每家再交40萬,零頭抹了。

        而在此后投票確定交納40萬參賽費環節中,以8票贊成,2票反對,1票棄權,通過了交納 40 萬參賽費的決定。

        據記者了解,反對票和棄權票,來自與會的 3 家俱樂部代表,籃協的5名代表,和深籃公司的3名代表,全部投票贊成。

        會后,執委會向各俱樂部傳達了投票結果,并且聲明,如果各俱樂部不接受此規定,聯賽將無限期延期,直到達成一致意見為止,方可辦賽。

        上報到體育總局的文件

        在NBL的12家俱樂部看來,通過執委會爭取的辦法已不可行,但他們的反應也非常迅速,10月17日,12家NBL俱樂部聯名向體育總局提交了關于NBL聯賽情況的反映。

        文件中寫到,自2017年中國籃協實體化改革以來,NBL聯賽每況愈下,生存困難,原因一是中國籃協不重視NBL發展,12家俱樂部明顯有“后娘養”的感覺,嚴重忽略了除國家隊、CBA等重點項目以外的籃球經營者、投資方、俱樂部的意見建議。

        7.jpg

        NBL各俱樂部也不贊成深籃公司作聯賽運營方,認為中國籃協在選擇運營方時,應考慮其管理能力和商務能力,中國籃協收回NBL授權,理應改善聯賽生存狀況,如不能,就應向社會公開招標,遴選NBL 運營公司,中國籃協給予商務授權,賽事的組織管理仍由中國籃協負責,不應通過深籃公司向俱樂部收費參賽這樣簡單粗暴的方式對待,長此以往,運營方更沒有運營、招商動力,反正虧空都由俱樂部補上,無需招商了。

        況且,中國籃球聯賽職業化20多年來,保證金大家都會交,但NBL、CBA、WCBA甚至目前國內各省級聯賽,都從未有過要交費才能參賽的先例。

        在文中NBL也提到,希望能打通NBL與CBA共同的發展通道。

        NBL俱樂部為沖擊CBA,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財力,但從2017年來,籃協將NBL沖擊CBA的大門緊閉,造成CBA后幾名球隊沒有緊迫感,成績、水平徘徊不前,同時NBL俱樂部沖擊CBA積極性嚴重受挫,直至出現了目前的生存危機。

        在NBL俱樂部建議中,應制定兩個聯賽的升降級制度,采用2年或3年升降級一次的方式,采用2年或3年累計積分的辦法(如比賽成績、俱樂部建設、黨建、梯隊、硬件設施等),每次升降兩支球隊。

        升降級制度可以調動NBL俱樂部的積極性,刺激CBA隊伍,增強緊迫感,提高水平,防止降級。2年或3年一升降級,可保持聯賽穩定性,便于兩個聯賽的共同發展。

        情況說明上交后,很快收到回音,10月27日,NBL各俱樂部向中國籃協上交了新的說明,里面提到,“國家體育總局通知各省體育局、文體旅廳轉達至各俱樂部,總局對此的態度和意見。鑒于此,關于2022賽季NBL聯賽保證金交納一事,需重新定位和再行商議?!?/p>

        簡單總結就是3個字,不交錢。

        NBL的定位,現在要明確嗎?

        參賽費一事還爭議不下,11月4日,深籃公司向NBL的12家俱樂部下發了一份辦公文檔(PPT),提出了NBL聯賽定位的問題,供俱樂部商討。

        其中表示,要將NBL聯賽打造成年輕隊員通向職業生涯的橋梁,譬如與CUBA合作,成為大學生球員選秀進入職業籃球的通道、國家二隊運動員的成長舞臺、為CBA聯賽和超三聯賽培養和輸送優秀球員,等等。

        另外在與CBA聯賽合作問題上,建議NBL與CBDL聯賽合作,擴充聯賽規模,與CBA球隊共同參加舉辦賽事,展現競技水平。

        11.png

        這份PPT再次引發了NBL各俱樂部的不滿,長沙勇勝籃球俱樂部總經理羅勇彪告訴記者,NBL聯賽自1996年成立至今,絕大多數球隊目標均以進入CBA聯賽為目標,定位非常清晰。目前12支俱樂部中,頭部球隊目標依然是進入CBA聯賽,中游球隊則希望NBL聯賽穩定發展,力求隊伍的發展建設和在當地的影響力,畢竟NBL所在省市大部分還沒有CBA隊伍。

        深籃公司文件中,未提CBA擴軍,而是將 NBL聯賽定位成“打造成年輕隊員通向職業生涯的橋梁”,為CBA和超三聯賽輸送人才,為他人做嫁衣,嚴重弱化或簡化了NBL聯賽的定位。

        “每支NBL隊伍少則投入幾百萬,多則幾千萬,這些年累計投入過億的球也有好幾支,如果僅僅把隊伍定義成CBA和超三聯賽的青年隊,是在矮化NBL聯賽,俱樂部投資人是無法接受的,也會打擊投資人的積極性?!绷_勇彪說。

        此外,在NBL各俱樂部看來,深籃公司在對NBL進行品牌定位時,沒有征求任何一家俱樂部意見,沒有實地考察和調研各家俱樂部真實生存環境和狀態。

        而嚴曉明在接受采訪中表示,“從我們跟俱樂部調研的情況看,俱樂部對NBL聯賽發展成為一個后備力量搖籃這樣的概念五五開,一半的俱樂部認為這想法很好,我們通過這方面我們重新定位可以怎么樣,但另外有一些俱樂部還是覺得要這么弄,將來我們怎么走上CBA?”

        至于和CBDL聯賽合作以及與CBA球隊共同參加比賽的模式,羅勇彪舉了一個例子,2019年,NBL四強球隊應邀參加CBDL聯賽,兩站比賽,四支NBL球隊包攬前四,水平遠超CBDL聯賽其他球隊(實際是各支CBA球隊邊緣球員和青年隊員組成的隊伍),未來繼續合作,水平懸殊較大,對雙方鍛煉意義不大,投入和產出不成正比。

        但事實上,無論是升降級,還是CBA擴軍,目前看來可能性都很小,非常非常小。

        “關于NBL跟CBA的升降級的問題,現在CBA公司是20家俱樂部股東組成的一個聯賽,是一個股東性質的聯賽公司,它是受公司法保護的,你說誰降級?等于說是把人手里的錢直接給剝奪了,這存在法律問題的?!鄙罨@公司總經理嚴曉明說,“所以從這個層面上來講,要想說NBL和CBA之間形成升降級關系,就是這有問題,這個事現在是有很大難處的?!?/p>

        這也正是事情的癥結所在,而且看上去,還是個死結。

        河北翔籃籃球俱樂部投資人王興江,同時也是前CBA球隊山西隊老板,關于升降級提過這樣一個建議,就是NBL升上去的球隊,先不拿CBA球隊5%的股權,從CBA降級的隊伍,他在CBA公司的5%股權還可以保留5年,5年內你能打回CBA,股權還是你的。

        當然如你所知,現在CBA有些俱樂部,真掉進了NBL,5年內還不一定能打上來,所以這個決議,自然沒有通過的可能。

        今年的NBL聯賽可能取消

        面對各方相持不下的局面,11月10日中午12點,中國籃協組織了NBL執委會會議,最終經過投票,通過了這樣一份決議:今年NBL聯賽不再交納參賽費用,但今年聯賽的所有支出,將在各隊交納的100萬元保證金中扣除,多退少補。

        此舉毫無意外又遭到了12家俱樂部的反對,因為在國內各級聯賽中,保證金基本用途有兩個,一,如果俱樂部有違規情況,罰款將從保證金中扣除,二,如果俱樂部有欠薪,保證金可能會被用來發放隊員被欠的薪水。賽季結束后,保證金會被原路退回,現在突然一下,先扣你40萬保證金,用作聯賽辦賽費用,各俱樂部怎會同意?

        但如前所述,執委會中俱樂部的意見根本不可能占據主導力量,因為你只有3票。10日會議中還達成了這樣一份決議:深籃公司將于下周一(11月14日)重新截止各隊的參賽報名,如參賽隊伍不足最低參賽隊伍數,將對外宣布今年NBL聯賽取消。

        而如果報名參賽的隊伍達到了8支或以上,新賽季NBL聯賽將于2022年11月30日左右開賽。

        0.jpg

        截至記者發稿時,在是否報名參賽的問題上,NBL的12家俱樂部還暫未達成共識,但有一點很明確,12家俱樂部都希望打比賽,2022賽季NBL聯賽應該舉辦,但不應與NBL未來發展戰略放在一起討論,更不應該涉及深籃公司要求各俱樂部交參賽費,今年深籃經費緊張,沒有能力承擔運營費用,中國籃協應該放權給第三方來運營,或者由NBL各俱樂部自建運營公司。

        在記者看來,這樣的訴求,成功概率不算太高,要能成早成了,還用等到今天?

        我只是可惜在NBL效力的教練員與隊員,他們才是深籃與俱樂部拉鋸戰中,受損害最大的一批人,他們也是中國籃球的從業人員,水平是沒有CBA高,那就該承受沒有比賽可打的痛苦嗎?

        寫這篇文章時,我也采訪了很多NBL里的教練員、隊員,一位教練員告訴記者,我們俱樂部是跟省體育局深度合作,現在因為聯賽遲遲不開,導致下撥資金無法到位,運動員和教練員,已經遭遇長達半年的欠薪,如果最終聯賽停擺,將會進一步惡化欠薪狀況,12家俱樂部加起來,最終有可能涉及200多名職業籃球運動及從業人員的就業和勞資關系處理。

        還有一位球員,今年春天剛剛從CBA轉去了NBL效力,我問他,最近你們這NBL聯賽一直也不開,你練的怎么樣?

        他說練的挺好的,俱樂部今年還是有想法的,想往上沖一沖。

        我問他,工資發了嗎?

        他說沒。

        我說一分也沒發?

        他說是,“從我進隊到現在,一分錢都沒發?!?/p>

        熱門評論

        全部評論

        相關閱讀

        邵化謙

        《體壇周報》籃球部記者

        權威源自專業

        “體壇+”是體壇傳媒集團旗下《體壇周報》及諸多體育類雜志的唯一新媒體平臺。 平臺匯集權威的一手體育資訊以及國內外頂尖資深體育媒體人的深度觀點, 是一款移動互聯網時代體育垂直領域的精品閱讀應用。

        国产成人AV免费网址,免费看又色又爽又黄的国产,欧美性猛交XXXX免费看,九色PORNY真实丨国产免费